wen

千薰,并为所有产千薰粮的太太打call!

薯条沾奶油的话,会是什么味道?

放课后的咖啡店里,两位刚刚在角落里入座。
羽风按照老样子点了双层pancake,并顺其自然地帮对面那位点了薯条,便把菜单递给了对方。
看着对方埋头于研究菜单,羽风拖着腮看着他,目光放缓,头脑放空。

昨天是守亲的生日,受爱戴的英雄一整天都忙碌过头了。从到达操场那一刻起,就被礼物和祝福淹没了。社团后辈自不必说,据说组合里的后辈们也为他秘密地准备了生日派对,真诚坦率地送上了祝福。听奏汰说,守亲好像没出息地差点哭出来。
晨练以后回到教室,班里大家也趁着休息时间一齐为他唱响了生日歌。
好吧,除了他自己。
因为他直到快放学才登校。
所以,好像,也只有他没送上生日祝福了。
出于某种心虚,和守亲老是若有似无朝这边撇的眼神,羽风放学后打算请客赔罪。
所以,这是他们此刻坐在这里的理由。
TBC

评论

热度(4)